【雀雀看電影】全民化妝時代——當男兒王也開始崇尚女人味

撰文/雀雀

華人世界早從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開始就懂得欣賞女性裝扮得英姿颯爽的模樣,倒是對於男人化起全妝穿女裝的接受度,依然停留在張國榮於二十世紀末演唱會時踩著高跟鞋的經典畫面。直到《男兒王》得到了金馬獎。

《男兒王》電影劇照/光年映畫提供



比《小孩不笨》更爆笑的新加坡電影出現了。台灣春節檔期上映的新片《男兒王》描述中年失業後淪落到變裝酒吧上班的男主角,轉職過程中從抗拒到接受,後來不但搖身一變成了稱職的變裝皇后,甚至還與同事建立出動人的革命情感,直男魂雖沒被扳彎但靈魂確實變得柔軟,不但是得宜伸張性平議題的瘋狂喜劇,更可能會是台灣觀眾今年所能看到最好哭又好笑的療癒電影。


自《男兒王》入圍多項金馬獎後,在影展期間還造成了一票難求的熱賣盛況,最終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以獲得最佳造型設計獎作收,這番肯定不但是在昭告世人「男人也能妝」,也指涉的是「男性一旦妝起來,也可以很專業」。



《男兒王》電影劇照/光年映畫提供


電影裡的主要角色群化身為變裝皇后時,一個比一個更妖媚。片中的那些浮誇系妝感扮相,是連多數女人們可能只消試個幾次就會玩膩的 ── 但那或許是某些男人們此生醉心且執迷於其中的皇后妝容。愛漂亮、愛穿高跟鞋的男生,就像愛穿西裝的女生一樣,他們的存在讓人見到美的另一些可能。


適逢李國煌所飾演的男主角,家裡兒子在學校表演活動中扮「花木蘭」,男扮女裝還被說可愛,舉重若輕以家庭與校園事件對照著孩子可以做的事,大人來做卻被認為大逆不道的荒謬人間,最後乾脆用爆笑十足的「鬼上身」戲碼來免責脫困,既是讓人笑到流淚的情節高潮,其實也是端出性別光譜可被多重辯證的靈光時刻。


此星馬電影劇組很有誠意地邀請台灣有名的跨性演員張承喜(kiwebaby)飛往新加坡飾演其中一角,演繹出有別於走甜美系裝扮的美豔角色形象,拓展出一般觀眾對於跨性別演員的更多元想像。片中多位演員皆也遙遙呼應了日本電影《當他們認真編織時》的生田斗真與《午夜天鵝》演跨性女性的草彅剛。一旦人世間的優勢性別「男演員」都願意嘗試演出其他性別人物並做到感同身受角色的程度,女性得到平權的日子還會遠嗎?


除了一群令人眼花撩亂的男扮女裝角色,電影中也安插了一個男人婆的喜感丑角,平衡了每個靈魂因為各種原因而選擇了異性裝扮的各種可能性。其實整部電影不是要告訴我們「男生化濃妝會有多美」或「女生扮男裝能有多帥」,而是鼓勵著每個人都可以勇敢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樣子。化妝就像《灌籃高手》投籃的左手,只是輔助。




電影《男兒王》台灣版宣傳海報

《男兒王》電影宣傳海報/光年映畫提供



《男兒王》正式預告/影片來源:光年映畫

影評人 雀雀

本名簡盈柔,台南人,畢業於交通大學建築所。為電影於網路世界筆耕千萬字。立志當一位快樂媽媽,右手寫影評、左手玩小孩。

曾擔任過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、台北電影節部落客評審、台北電影獎媒體評審、CNEX紀錄片影展影評人、桃園紀錄片影展影評人,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。

個人部落格:「雀雀看電影

Facebook:「雀雀看電影

​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