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明星專訪】 宋柏緯 ,青春不想留白

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同面向,對角色來者不拒的宋柏緯,很喜歡透過鏡頭記錄不同時刻的自己,他說:「每個當下都超珍貴,哪怕是明天,都是不一樣的我。」然而去年礙於疫情,宋柏緯多出一段停滯期,讓他放慢腳步,多出陪伴家人的時間,但他仍不希望人生在等待中虛度,愛音樂會寫歌的他,乾脆用音符和文字記錄下2020年的自己,轉化為他最佳的創作養分,不怕人生因此留白。

愛音樂會寫歌的他,乾脆用音符和文字記錄下2020年的自己,轉化為他最佳的創作養分,不怕人生因此留白。
紫色紮染帽T、綠色紮染短褲、格紋襯衫、白色運動鞋/all by MSGM

每一次訪問宋柏緯,都能感覺離個性悶騷的他更靠近一點點,尤其他剛接受實境秀《開著餐車交朋友》的洗禮, 與兩位「冰與火之哥」黃秋生和KID林柏昇朝夕相處,不只講話tempo更快了,也學著抓出每件事的有趣之處,更加幽默。他笑說黃秋生總說他是「魚卵小生」,「因為我軟軟、白白、滑滑的,很像魚卵。」讓宋柏緯哭笑不得。




紫色紮染帽T、綠色紮染短褲、格紋襯衫、白色運動鞋/all by MSGM


宋柏緯:「我覺得我不是很浪漫的人,我生活還滿平凡,滿務實的,走佛系、隨遇而安路線,寫歌算是我最浪漫的舉動。」

低調談情樸實無華


宋柏緯年初剛發行個人首張創作EP《周末》, 近來除了忙著和歌迷交流,也推出新劇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。由於《天橋》時空背景設定在1980年代的中華商場,該商場早在宋柏緯出生前已拆除,為了重返那些年,宋柏緯做了許多角色功課,包括看80年代的綜藝節目《天天開心》了解當年流行音樂,也從《來電50》觀察年輕人的談吐以及約會互動方式,還看了《青少年哪吒》、《天涯海角》等電影。


他在《天橋》劇中和朱軒洋、羅士齊、初孟軒組成「天橋四帥」一同撩妹、耍帥,還為了討心儀對象歡心,浮誇地出動家人幫忙把妹,找來劇中老爸、四分衛樂團主唱阿山(陳如山)父子合體彈吉他合奏〈卡農〉,讓談戀愛走樸實無華路線的宋柏緯用台語大喊:「太虛華了!」他也爆料拍攝當天, 平常總是在忙的工作人員突然通通出現,讓片場宛如四分衛主場。問他會吃味嗎?本來就是歌迷的他說:「我很驕傲,因為他是我爸!」



靛藍防水風衣、冰石色針織上衣、灰色短褲/all by Peter Wu;Match Break突破者運動鞋/Lacoste


新年願望想學舞蹈


務實的宋柏緯雖不會特地在節日中給驚喜,也是有耍浪漫的時候。他分享自己雖不敢像劇中當街開演唱會,但曾帶著女生到河堤唱歌談情,也曾把滿滿的愛創作成一首歌,他害羞表示:「我不敢直接唱給對方聽,而是錄下來送給對方。」他送禮也走實用路線,最滿意的情人節禮物,是他花心思訂製的情侶鑰匙圈,可以像拼圖般拼出兩人的專屬暱稱,至今仍印象深刻。


沒有舞蹈底子的宋柏緯,在《天橋》得挑戰恥度尬舞功,還好導演希望那場戲大家跳得越蠢越好。聊起跳舞,他也爆料國中時曾短暫當過B-boy,因為當時《模范棒棒堂》很紅,有練過Ice 跟肩定,準備接起來練風車,沒想到卻在倒立時手沒力,腦袋倒栽蔥撞到頭,因為覺得頭很痛,就此不練。不過自認肢體太僵硬的他,仍希望今年能去上一些肢體開發課,不想繼續當「舞蹈小白」。



黃色白花紋襯衫、牛仔外套/both by Sandro Homme

#夜貓子怕黑眼圈

宋柏緯自認是「夜型人」,晚上不會覺得累,就算躺在床上也睡不著,因為腦袋仍持續在跑。他分享即便可以大清早起床工作、拍戲,白天仍會一直覺得自己尚未開機,遇上創作更是明顯,腦袋要等到晚上8點後才會有靈感,但也因為晚睡及鼻子過敏問題,讓他很在意自己的黑眼圈。



#媽媽是保養教官

宋柏緯在媽媽的耳提面命下,從大學就開始保養,媽媽還會親自買保養品逼他擦。養成習慣的他,平常會噴洋甘菊純露鎮靜肌膚,擦上保濕的修復霜,每週定期敷1∼2次面膜。他分享去年有一段時間粉刺較多,還會局部擦水楊酸,很注重面子問題。



#時尚ICON是國國

宋柏緯除了想和搖滾樂團「落日飛車」切磋音樂,心中的時尚ICON也是該團主唱曾國宏(國國),他說:「我覺得他的靈魂很時尚,他的創意走得很前面。」分享很喜歡〈Under the Skin〉這支MV,特別找來一位手舞老師跳手舞,大讚超好看。


撰文/林奕雯

造型/賴盈君

攝影/高政全

化妝‧髮型/陳小紘


​熱門文章

話題文章